可解不可解

遇到的作品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可解的,比如李宗盛的歌,很清楚它为何打动你,甚至想像出创作的情景(虽然可能只是不准确的推测)。再举个例子的话,坂元裕二逐渐变得可解,浮现出某种 pattern。高质量和透彻的善良使我依旧对他保有很高的尊敬。Q曾说他很讨厌《地久天长》这部电影,直到这两天我才在飞机上把这部电影看掉,或许他讨厌的是这部电影的「可解」吗?

对于另一种不可解的作品,甚至都不知道它为什么好,想不透它到底哪里吸引了我,透过某种无法描述的方式完成了与普世人类境遇的连接。

最近遇到的「不可解」,是骆以军的《匡超人》(虽然还没有读完),《女儿》我读不下去,到这一本忽然被吸引,这中间到底什么改变了,我无法说清;袁哲生所有长长短短的文章,甚至,特别是那些短的;伍佰的歌。或许在这个类别里,诗歌也占有很大的一席。

广州的博尔赫斯书店,书架上的书按照作者姓名首字母排列,理论家和文学作家统统放到一起(书店里也没什么别的类别的书),这样很好。理论中的「不可解」,我时常暗自在心中称之为「理论能量」或「理论灵光」。见到了会知道,但自己创造不了,只有无尽的「趋光」。

《可解不可解》有1个想法

  1. #可爱不可爱
    遇到过的博主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可爱的,比如宝婷,甚至不很清楚她为何打动你。自己模仿不了,只有无尽的「追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