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essage from 大石静

大石静是一个高产到令人震惊的脚本家。如果把她的作品放到一起列一列,会根本不相信出自同一个人之手。最精彩的是几部不伦题材的作品比如《第二处女》和《蜜之味》,爱到撕裂处都能感到写着有多痛苦;可其他的像《卖房子的女人》、《大恋爱》以及最近刚刚开始的《如果那时亲了她》,则像是组装乐高,按照某种日剧制式在批量生产,加上《恋爱的母亲们》开头一段情节与坂元裕二《往复书简》中一模一样,导致我对大石静的评价爱恨交织、忽高忽低。

《如果那时亲了她》是属于换成我是大石静,一定不会愿意署名的剧作,甚至松坂桃李和井浦新演员的个人魅力和能力都由于剧本被折损(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瑛太的新剧,而很多好的剧作则是让演员大放异彩)。尽管我对这个剧有如此种种吐槽,甚至可能不会再追下去,还是在第一集里收到了来自大石静的 message。

当然,可能只是我自作多情、随意曲解!又或者是看别人的作品的感受只映射自己内心。可就像在《旅行者》中也接收到了创作者 message 的错觉一样,我能够感受到她借角色说出了这样的话:

创作不是什么神圣的事,而是绵延不止的事业,有时更是生意。而这样的作品确确实实传达着力量,力量大到会让一些人觉得活着真好。

另外在近期新剧里看了一集《独活女子的守则》,也有一个感悟:此前感受到的种种一个人生活的奢侈,总带着一种很怕弄坏了的小心翼翼感——认真维持自己的平衡,建立自己的秩序,尽力挡掉外界的干扰,换得片刻安宁幸福。而当我以一种外人的眼光看剧中的一人生活时,才发觉那其实是一种偷着乐还来不及的状态呀!

最近的 inner peace 是每天重新玩《八方旅人》的体验,以及本周由于运势差和身体不舒服所以行程安排是「のんびりする」、不再逼自己的决定,以及对本月 Paul Theroux 式出游的准备。 Paul Theroux 说的真对啊,只有一个人旅行才是快乐的。

我其实应该每天都偷着乐。

bug fixes的命中率与心情的起伏

新的炉石 20.0.2 patch notes 出了,虽然有两三个之前注意到的 bug 确实被修复了,但在一大长串列表中果然又没有解决掉我的游戏 bug。比较欣慰的是有修复翻译和语法错误。比如来看看这感人的翻译:(之前在豆瓣发过,请细品其中“除非……否则……”的逻辑)

在发完上一篇关于炉石的博文后,游戏还出现了非常灵异的事件。在一次游戏中,我的 id “大肉包”不知道为何被显示为“攻大包”。反复看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看错,还截了图。虽然很快就恢复正常,这件事的冷门程度还是令我大吃一惊。(瞧瞧每天都为了些什么事情在心情起伏,go have a life!)

刚刚看完坂元裕二新剧的第一集,心情无比激动。一方面是太好看了(废话),另一方面在熟悉的金句配方中,又扎实地感受到坂元超越过去自己的创造力。后者更令人激动。

这次的金句(简直是签名式的):

在晴天出了门,发现政务服务中心三层高的落地窗使得空旷的休息区桌椅成为绝佳的工作场所。柳树很绿了,樱花及类似物已经在一簇簇花朵间长满了绿叶,连翘的叶子也已经挤占了黄色的花朵,银杏绿油油的,我还盖着冬被穿着冬衣,但这些令人欣慰。

每周二是超市购物日,今天的超市购物也是心情起伏的一部分,比如槐花、金盏花、小萝卜被放在一起非常美丽,第一次买到免洗免切的鸡腿排可以做农协鸡腿,雪梨小苦瓜汁的甜与苦平衡感非常奇妙,迷你包装的纳豆非常可爱。每次会员日的优惠也能带来少量的正向心情起伏。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 Plog?

「つらい!」

12月25日的钢管舞练习,我在很低空的位置托一字叉掉下来,戳了手腕。当时就痛得无法再练习,喷了液体膏药,坐在一旁缓解疼痛。艰难地穿好衣服以后,第一反应仍是走到楼下的药店买膏药。药师说这太肿了,先去医院确定骨头没事,再回来买膏药。

于是我走去了医院——就是那家位于我前后练过钢管舞的两家教室之间的医院。我连急诊都没挂过,傻乎乎去挂普通号,挂不上,才傻乎乎又三绕两绕到急诊室。

医院指示牌说X光片要1个小时才能打印,我当然知道用不了那么久,但5分钟内总无法打印,茫然地坐着,心里还想着回去买膏药的事。然后听到广播叫我的名字去诊室,医生一见我就说:“郭宝婷!你手断了!”

我没遇到过这样的医生,当时就被吓哭了。医生听到我很害怕,说:“死不了!”。接下来就是正骨,由两个医生拽着我小臂的两头把断骨接上。扼住我命运手腕的医生说:“现在要是问你银行卡密码你说不说?”

第二天,又一场如宗教仪式般的正骨后,开始了漫长的恢复期。肉身苦痛很快转移为心理痛苦。

给教练发信息:我还有可能拉到90公斤吗——就哭了,本来这周就要硬拉拉到45公斤,下周50公斤。

打开手机,

「つらい!」

「つらい!」

「つらいよ!!!!」

我突然想到2002年世界杯决赛因黄牌惩罚未上场的巴拉克。

就把这些内心呐喊全部留在2020年吧。

我曾想过自己会不会因为做很危险的钢管高空动作受伤,但是实际却摔在一个自己完全有自信的旧动作上——这就是讽刺,是人生修炼。只要还活着,这就是极其微小的代价。不值一提!